吞金殉夫

清朝的科舉試一直有一個慣例,凡屬滿洲或蒙古的旗人,就算文章冠絕全場,亦不能得狀元、榜眼、探花等頭銜,目的自是籠絡漢人。可是在同治四年的殿試,屬蒙古正藍旗的崇綺卻打破了這個慣例。

那時候,殿生的試卷是由八名讀卷大臣負責批閱的,如果讀卷大臣對文章感到滿意,便在上面畫圈表示,文章上圓圈數目最多的自是本屆狀元。當時讀卷大臣在閱卷後把試卷都呈上給年僅十歲的清穆宗及垂簾的兩宮太后過目,兩宮太后看到卷首崇綺的名字心感不妙,於是召來讀卷大臣及軍機大臣埋首商議。討論的結果是,崇綺的文章確實出眾,實在不應因旗人身份而不獲狀元名銜。終於崇綺金榜題名,成了清朝立國二百年來第一個蒙古狀元。

崇綺的長女阿魯特氏生長在這樣的一個書香世家,受到良好的教育,因此在同治十一年選秀女時阿魯特氏中選自是意料中事。與阿魯特氏同時入選的還有刑部員外郎鳳秀的女兒富察氏和阿魯特氏仍未婚配的姑姑等等十名出眾的八旗女子。

兩宮皇太后早已說好,先選出其中四名秀女,然後才從中選出一后、一妃及兩嬪。在四名后妃候選人中,慈禧太后較喜歡年僅十四歲的富察氏,不但出身滿洲貴族,而且漂亮動人,再加上若慈禧太后希望繼續執政,一個年輕的皇后自是較易控制;可是慈安太后卻認為立十九歲的阿魯特氏為后較佳,雖然阿魯特氏不及富察氏貌美,卻賢惠懂事;當然,最後決定權還是在皇帝手上。

終於,穆宗以狀元之女阿魯特氏為后,富察氏則封為慧妃,皇后的姑姑阿魯特氏為珣嬪,另一獲選秀女赫舍里氏則為瑜嬪。

皇帝親自選后,夫婦相敬如賓本應平常,可是二人的夫妻關係卻處處為慈禧太后阻撓。由於慈禧太后所鍾愛的富察氏未得后位,她的一股怨氣便轉至無辜的皇后身上。她不僅以皇后不懂宮中禮節為由阻止皇帝到皇后寢宮,還鼓勵皇帝多看看慧妃。穆宗對母后的所作所為極度不滿,他既不能看望他喜歡的皇后,又不願造訪慧妃寢宮,結果他賭氣獨宿乾清宮,還在恭親王兒子載澄和幾個太監的引領下微服出宮,流連煙花巷;後來還因此染上不治之症,年僅十九歲便因暴病而亡。

穆宗無子,本應從下一輩眾近支王子選擇適合者為皇帝立嗣,但大權在握的慈禧太后既希望以皇太后身份再次垂簾聽政,又不願看見自己所憎惡的阿魯特氏成為皇太后。於是她下詔令醇親王的四歲獨子,同時也是慈禧太后的親外甥載湉進宮,繼穆宗為帝。阿魯特氏則被封為「嘉順皇后」,她的身份由尊貴的後宮之主一變而為嗣皇帝之寡嫂。她終日以淚洗面,既哀痛丈夫的早逝,還為自己未能為丈夫立嗣而傷心。由於傷悲致疾,也有傳說指阿魯特氏自願殉夫,又或是為慈禧太后迫令吞金,在穆宗駕崩兩個月後,阿魯特氏亦去世了,死時年僅二十二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