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宮女弒君

明世宗朱厚熜在位四十五年,曾先後冊立三位皇后。先是元城人陳氏,其父陳萬言因女兒為皇后故封為鴻臚卿,後改授都督同知。陳皇后於嘉靖七年﹝公元一五二八年﹞懷了身孕,一日與世宗同坐品茗,有張、方二妃侍立在側。世宗看到兩位妃子的雙手白皙,實在是愛不釋手,一旁的陳皇后妒嫉心起,不顧禮節擲杯而起。世宗見此情形大怒,不理會陳皇后身懷六甲,也要無情責難一番,卻竟想不到陳皇后因驚恐過度而流產,甚至連性命都不保了。世宗由於仍然氣在心上,令陳皇后喪儀一切從簡,不僅自己只為亡妻素服十日,甚至陳后梓宮葬襖兒峪,文武百官在王門也只送葬一天而已,當時給事中王汝梅認為元后出殯不應如此冷落凋零,可是世宗沒加理會。最後陳皇后的謚號只有「悼靈」二字。多年後禮部尚書夏言上奏請改陳皇后謚,這時候已是事過境遷了,世宗才把陳皇后謚號改為孝潔。

第二任皇后張氏,初冊為順妃。自陳皇后被廢後,世宗便立張氏為繼后。當時世宗沉迷古禮,於是命張皇后率領後宮眾人至北郊採蠶,又每天聆聽《女訓》培養后妃應有之品德,以作為後宮之表率。張皇后並沒表現出對種種繁瑣的禮儀感到不滿,可是喜新厭舊的世宗卻早已對張皇后失去興趣。嘉靖十三年﹝公元一五三四年﹞,世宗下令廢張皇后,改居別宮。張氏不久鬱鬱而終,其葬禮按宣宗廢后胡氏一例安排。

後來,江寧人方氏獲冊為第三位皇后。這位方氏,早於嘉靖十年﹝公元一五三一年﹞與沈氏、閻氏、杜氏等人同冊為九嬪。及後方妃封后,沈氏亦進為宸妃,閻氏則為麗妃。當時,世宗以超越古廬的形式冊立方皇后,可謂京城一大喜事。可是無論如何,方氏依然未能擺脫身為世宗皇后的宿命──沒多久世宗又移情別戀了,年輕而妖艷嫵媚的曹端妃成了世宗的新寵。

方皇后對端妃奪寵可是恨之入骨了,可是亦由於她身處後宮多年,深知後宮的生存之道,所以她表面上不動聲色,對世宗廣納後宮甚至是不聞不問。只是,厄運還是無情地降臨了。

嘉靖中葉,世宗對方術之事喜愛非常,時常幻想能藉修煉以求長生,他曾命令宮女於晨間採甘露,這項工作讓宮女們苦不堪言。當時後宮有一位王寧嬪,因嫉妒端妃得寵而被世宗罰與宮女們同採甘露,王寧嬪心有不甘,便與其他同樣不滿皇帝的宮女楊金英等十多人合謀弒君。

嘉靖二十一年﹝公元一五四二年﹞十月的一個晚上,世宗依舊夜宿端妃宮,半夜端妃起床離去,楊金英等人便乘機潛進宮中,以早已預備好的繩索套在世宗頸上準備勒斃他。世宗自是不斷掙扎,宮女們卻同時按著他不能動彈。眼看世宗快要命喪黃泉,豈料這時候繩索竟套了一個死結,宮女其中一人名張金蓮的,眼看快要事敗,嚇得連忙趕赴方皇后宮中報告。方皇后頓時愕然,立刻速至端妃宮中,這時候楊金英等人已知事敗早已四散,方皇后立刻解下世宗身上纏繞著的繩索,又急傳御醫為世宗診治。

不一會,謀逆之人已全數捕獲,楊金英供出了王寧嬪這個主謀,王寧嬪因心生嫉妒,竟指曹端妃亦為弒帝同謀。由於方皇后一向嫉妒端妃,不問情由便定了端妃的罪。當時世宗雖然清醒,卻口不能言,因而命方皇后全權負責處置眾犯。方皇后把端妃列為同謀,世宗一直毫不知情,至世宗病癒並得知端妃含冤莫白時,端妃早已與王寧嬪、楊金英等人一起被磔殺於市,並誅連親屬十數人。

世宗雖對端妃之死憤憤不平,可是方皇后卻也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只能心堸l念端妃,雖然方后因立功而其父獲晉為安平侯,卻是日益疏遠了。

嘉靖二十六年﹝公元一五四七年﹞十一月,宮中突然發生大火,方皇后所居的宮殿亦被波及。當時曾有宦官請求滅火救出被困的方皇后,卻為世宗阻止,最終方氏葬身火海。後來世宗想起方后的恩德,才下旨要隆重地禮葬方后,並謚為孝烈。終嘉靖一朝,三位皇后身為後宮之主,卻竟未得善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