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皇后之喪葬風波

造就了「弘治中興」的明孝宗朱祐樘,後宮只有元配張皇后一人,並無妃嬪;夫婦只育有兒子朱厚照﹝次子厚煒三歲而殤,追封蔚王﹞,他卻算是終明一代最荒唐的君主。

弘治十八年﹝公元一五零五年﹞,孝宗病逝,早於兩歲那年便被立為皇太子的朱厚照終於登上皇位,是為明武宗。其時武宗十五歲,還沒冊立太子妃。在一連串競選活動中,上元人夏氏獲選為正宮皇后,夏氏之父夏儒,當時為中軍都督府都督同知。同時冊封的還有德妃吳氏及賢妃沈氏。

武宗雖有小聰明,卻由於是孝宗夫婦的獨子,一直備愛溺愛,而且身邊盡是阿諛奉承宦官之流,致使即位伊始便沉緬聲色犬馬之樂,政事全數委託司禮監劉瑾等人。武宗窮奢極侈之舉可是多不勝數,他曾大興土木建「豹房」,內堳堻y了多個密室,置進了不少外地美女,以作秘戲淫樂之用。在歌舞連場的明宮廷中,夏皇后備受冷落實是可想而知的。

正德十二年﹝公元一五一七年﹞九月,武宗帶同都指揮使僉事江彬等人微服出巡至宣府一帶,當時,武宗甚至自稱「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把皇帝身份拋諸腦後。雖曾因太皇太后王氏病逝而回京奔喪,待不了多久卻又嫌宮中生活沉悶,遠不及宣府的多姿多采,一個月後再次回到宣府去了。在這期間,江彬向武帝引薦了美貌的劉氏。這位劉氏是晉王府樂工楊騰的妻子,既是國色天香,歌唱亦出眾。武宗對她一見傾心,即使劉氏已為人妻亦不理會,江彬等人為了討好武宗,甚至前呼後應稱劉氏為「劉娘娘」。當時正值寧王宸濠舉兵叛亂,武宗既打算以「威武大將軍」一名御駕親征,又覺得若讓劉氏隨軍實是不太方便,於是命人侍奉劉氏於通州。臨離去前,劉氏把頭上髮簪交給武宗,囑咐說這是日後迎接她的信物。武宗於是把髮簪拴在身邊,然後隨軍南征了。

所謂征討宸濠,看來只是武宗的一場鬧劇,但畢竟叛亂是平息了。武宗倒是對劉氏思念得很,一到臨清,本想派人以快騎至通州迎來劉氏,卻在此時發現劉氏之玉簪竟已不翼而飛了,雖已沿途多天搜索,卻已沒能在茫茫路上尋回那小小的簪子了。劉氏不見玉簪,於是留在通州堅持不走。武宗只好連夜親自趕至通州,去會他那魂牽夢縈的劉娘娘去了。

這樣樂不思蜀的皇帝自是命不久矣,正德十六年﹝公元一五二一年﹞武宗因溺水併發症加上縱欲過度,病逝於豹房,終年三十一歲。

武宗無子,皇太后張氏於是以孝宗弟興獻王之世子朱厚熜入繼大統,即位為世宗。夏氏以皇嫂身份,只獲得一個「莊肅皇后」的封號。嘉靖十四年﹝公元一五三六年﹞夏氏病逝,按理說夏氏是武宗嫡配,合葬武宗之康陵,上皇后才配享有的十二字謚號亦不為過。可是,這時正是世宗在位,持續多年的大禮議之爭仍然歷歷在目。而世宗對皇嫂可沒甚麼親屬情分,他先以兩宮太后﹝孝宗嫡室孝康張太后、世宗生母孝獻蔣太后﹞仍然在生為由不願為夏皇后服喪,又指大行皇后只是皇嫂身份不配得皇后的十二字謚號。大臣們不斷爭辯,最終世宗一意孤行讓大臣們誠惶誠恐的答應用六字謚號。但後來世宗又覺得大學士張孚敬上謚不夠好,一年後才給夏皇后改謚為十二字的「孝靜莊惠安肅溫誠順天皆聖毅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