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臣已寫歸降表,臣妾簽名謝道清」

南宋慶元六年﹝公元一二零零年﹞,寧宗韓皇后去世,大臣們紛紛要求寧宗立后。當時,宮中有兩位頗受寵的妃嬪,分別是貴妃楊氏與美人曹氏。權臣韓侘胄為韓皇后本家子侄,主張以曹美人為后,可是亦有不少大臣欲以楊貴妃為后,其中一位是當朝左丞相謝深甫。結果,楊氏用計騙得寧宗親書詔令一封,結果楊氏得以為后。

自楊皇后繼立後,對謝深甫可說是感激涕零,因此在寧宗駕崩,理宗趙昀繼立要為其擇后時,已為太后的楊氏便下令皇后必要從謝家女子中挑選。可是當時謝氏眾多女子中,只有謝道清一人踏入適婚年齡卻仍待字閨中。謝道清是深甫孫女,不僅相貌平凡,一隻眼還長了白斑,又因父親早死,家道中落,於是她終日忙於料理家務,怎麼看也不像是丞相孫女。這次機緣巧合之下,太后又願以謝家女為后,兄弟們都主張送道清進宮,只有道清叔父謝掬伯反對,認為即使道清奉太后之命進宮,到頭來也只能是個老宮人而已。剛巧,這年元宵節燈會,一群喜鵲飛到了謝家燈山築巢,眾人都以為是后妃之兆,事已至此掬伯也不好反對,只能忙為道清置辦嫁妝,讓她進宮。

說來也真奇妙,自道清上京準備進宮後,她患了一種奇怪的疹子,癒後像換了一層皮膚似的變白晢了,家人又請了醫師為她治好了那隻患病的眼睛,看來可是順眼多了。只是,相對其他入選的宮嬪,謝道清的姿色還是略遜一籌。當時有一入選的女子賈氏,是前制置使賈涉的女兒,美貌冠絕眾人,理宗亦有意以賈氏為后。可是,楊太后堅持皇后應重德輕色,謝氏端莊有禮,理應正位中宮,賈氏雖貌美如花,實不宜為后。結果理宗不得已立謝道清為后,以賈氏為貴妃。當時宮人也暗喻皇帝:「不立真皇后,反立假﹝賈﹞皇后乎!」

謝道清雖位居六宮之首,卻一直不得理宗眷顧。好色的理宗先寵賈貴妃,賈貴妃死後又寵閻婉容,不久便擢升閻氏為貴妃。幸好謝道清一直得楊太后照顧,理宗亦不敢輕言廢后,結果謝道清於宮中靜靜的度過好一段日子。

理宗從不是個有為皇帝,他縱容內侍董宋臣、大臣丁大全敗壞朝政,這兩位佞臣在元軍進侵時建議遷都,使以文天祥為首的將領們大怒,要求理宗處死董、丁二人以息眾怒,最終,兩人免死但遭貶摘,理宗以賈貴妃之弟賈似道主政。賈似道比董宋臣、丁大全更無能,卻因為是貴妃之弟而位高權重,專政十五年令南宋政府漸漸敗壞,無可救藥。

景定五年﹝公元一二六四年﹞,理宗駕崩,無子而立親弟榮王趙與芮之子趙禥為帝,是為度宗,謝氏獲進為皇太后。當時曾有大臣進言請謝道清垂簾聽政,但謝道清拒絕,認為度宗已年屆二十五,足以料理朝政。

但度宗荒淫無道,在位十年便去世了。太子年僅四歲,一直深居簡出的謝太后只好臨朝聽政,當時北方蒙古已揮師南下,謝太后只能重用權臣賈似道,令其出兵抗敵。賈似道雖身處高位,卻對軍事一無所知,軍隊一到蕪湖便向元軍統帥伯顏請求議和。可是伯顏斷然拒絕,更進迫池州等地,賈似道一見宋軍敗陣,便逃回揚州,請謝太后遷都避禍。太后議而未決,在太學生連連勸說下,最終決定下詔勤王。賈似道如此敗國,令全國嘩然,紛紛請求朝政將賈似道正法。只是,謝太后以賈似道為三朝元老,不肯治其罪。直至眾大臣全體上奏,謝太后才把賈似道貶為高州團練副使,結果賈似道在貶摘途中,被仇家所殺。

佞臣伏誅,卻早已挽回不了破敗的南宋河山。德祐二年﹝公元一二七六年﹞,謝太后與權臣陳宜中派監察御史楊應奎上表元帝,連同傳國玉璽投降元朝。同年三月,伐宋主將伯顏兵進臨安,押送小皇帝與母親全太后等人北上覲見元帝。謝太后因年老體弱暫留臨安,不久亦被押送長安,降封壽春郡夫人。當時琴師汪元量眼見國破家亡,當即寫下了一首《醉歌》,其中有「侍臣已寫歸降表,臣妾簽名謝道清」一句,諷刺年紀老邁的謝太后屈膝投降一事。

元至元十八年﹝公元一二八一年﹞,謝道清於大都病死,終年七十四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