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后李鳳娘

宋高宗在位時,有一相士名皇甫坦,他治好了韋太后的眼疾,因而獲得高宗信任。有一次,皇甫坦來到了慶遠節度使李道家中,李道知道皇甫坦是個著名的相士,於是請皇甫坦為他的三名女兒相面。

李道的長女與三女也沒甚特別,可是當二女鳳娘出來拜見時,皇甫坦卻說此女面相當大貴,因而不敢受拜。說道這個李鳳娘,她的名字也有一點來歷呢!卻說當年李道夫人產女前,軍營前飛來了一群黑鳳,徘徊不去。於是李道便為不久後出生的女兒取名為鳳娘了。

皇甫坦自從在李道家遇上鳳娘後,便連夜趕回京師求見已為太上皇的高宗,說已為他找來了一名好孫媳,又提議以面相大貴的李鳳娘為孝宗三子恭王趙惇之妃。高宗一直對皇甫坦深信不疑,便作主讓恭王與鳳娘成婚了。後來,太子病亡,太上皇高宗與嗣皇帝孝宗決定以排行第三的趙惇為太子,恭王妃李鳳娘也隨即成了太子妃。後來孝宗禪位太子,趙惇即位,是為光宗,以嫡妻李鳳娘為皇后。

不過,李鳳娘天性悍妒,雖然已為六宮之首,又早於孝宗乾道四年﹝公元一一六八年﹞誕下兒子趙擴,可是卻仍未心滿意足。有一次,光宗在宮中洗手,剛巧留意到捧著盆子侍候在側的宮人一雙白滑的手,便自然稱讚了兩句。可是,這小事卻為李皇后得悉,結果,於同日下午,李皇后派人送來了一個食盒予光宗,光宗打開一看,赫然是當日那位宮人的一雙手,光宗驚嚇得不能言語,更因此而病了好幾天。

對光宗偶爾遇上的宮人也如此殘酷,實在不難想像李鳳娘會如何對待光宗的妃嬪了。當時,光宗後宮除皇后外,還有黃貴妃、張貴妃、符婕妤等妃嬪。黃貴妃本是孝宗謝貴妃﹝後立為皇后﹞的侍女,光宗初為太子時,孝宗因見他缺少姬妾服侍而把黃氏賜給他。光宗對黃氏亦算寵愛有加,即位後便立為貴妃。可是,李皇后實在不能容忍黃貴妃得寵,於是藉光宗離宮祭祀之時,派人謀殺了黃貴妃。那時光宗因天雨以致臥病在床,同時聽到黃貴妃暴亡的消息,因而病得更重了。張貴妃、符婕妤兩人,也因皇后嫉妒而被下令改嫁平民,相比慘死的黃貴妃,她倆可算是幸福多了。

當然,李鳳娘的所作所為,已為太上皇的孝宗與太上皇后謝氏也早留意到了。謝氏為皇后時,對太上皇高宗和吳太后孝順有禮,恭敬非常;可是如今李鳳娘不僅對丈夫光宗無禮,更處處頂撞太上皇和太上皇后,在太上皇后好言相勸時,以一句「我與皇上是結髮夫妻,名正言順,又有何不可?」回應,暗諷太上皇后謝氏非孝宗嫡妻。孝宗與謝太后自是非常憤怒,打算廢掉李鳳娘,但由於太師史浩認為立后不久便廢后實過於草率,堅決反對,致使廢后一事不了了之。

李鳳娘不僅和太上皇關係弄得不大愉快,她還幾次離間孝宗與光宗父子之間的感情。光宗最初即位時,沒立嫡長子趙擴為皇太子,令李鳳娘忐忑不安。一次,她趁剛剛病癒的光宗在宴席上醉酒時,請求光宗立已封為嘉王的趙擴為皇太子,以幫助光宗處理政務。光宗也覺得挺有理的,但他堅持請示父親孝宗再行冊立。可是鳳娘不聽,憤然而去,又不許孝宗等人面見光宗。幾天後孝宗沒能見著兒子,便把李鳳娘召來,詢問皇帝的病況,李鳳娘於是藉詞光宗多病,要求立嘉王趙擴為皇太子以輔政。但孝宗認為光宗才即位不久,連政事也沒熟習,卻把政務都委託於兒子,實在於理不合,因而否決過早立太子的建議。李鳳娘覺得孝宗處處針對自己,於是回宮向光宗哭訴說孝宗不想立太子必定另有企圖,光宗被蒙在鼓堙A以為孝宗別有用心,於是氣得以後不再朝見孝宗。他對太上皇的決絕,令全朝嘩然。

過了一年多,光宗身體略微好轉,重視上朝聽政,文武百官乘機請求光宗朝見太上皇,光宗迫不得已去了一次,關係算是改善了。可是接連幾次李皇后從中作梗,致使父子關係時好時壞。後來,孝宗駕崩,百官請光宗主持喪禮,光宗卻一直拖延著不想去,結果由仍然在生的太皇太后吳氏垂簾代行祭奠。後來大臣見光宗不理政事,請求光宗以嘉王為儲君。但處處受掣肘的光宗連皇帝也不想當了,結果,心灰意冷的光宗讓位予嘉王,退居太上皇。而李鳳娘也因而成了太上皇后。

慶元六年﹝公元一二零零年﹞,有算卦之人指李鳳娘會有災厄,於是李鳳娘穿上道袍,虔心事佛。只是她也難逃此劫了。同年六月,李鳳娘病死,終年五十六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