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摑聖上的郭皇后

天子一向唯我獨尊,不容他人冒犯。可是,宋仁宗趙禎的郭皇后卻曾怒摑皇帝,當然,結果也是一如所料的。

這位郭皇后並非悍妒過人,她雖是將門出身──其祖父郭崇曾為平盧軍節度使,可是自小幼承庭訓,亦是一代閨秀。郭氏以門第高貴、德貌兼備,於天聖二年﹝公元一零二四年﹞獲冊為后,其時仁宗即位不久,時年亦只十四歲,這門親事自是由兩宮太后劉氏及楊氏選定的。

仁宗年少,對於擇后的標準自是與母后們的想法有所不同,他喜愛漂亮嫵媚的女子,對於由他人選立、而且端莊穩重的皇后自是興致缺缺。當時,他對後宮兩位絕色美人尚氏及楊氏寵愛有加,尚、楊二美人恃寵而驕,對後宮中人態度甚囂張無禮,甚至對皇后郭氏亦毫不客氣。

有一天,自恃嬌貴的尚美人與仁宗一道,竟在路上與郭皇后相遇,這真可說是冤家路窄了。氣焰高張的尚氏依恃身旁皇上的專寵,竟語帶雙關的出言頂撞郭皇后,一向隱忍的郭皇后一時嬲怒,上前摑打尚美人,打算給她一點教訓。豈料仁宗護美人心切,把尚美人擁在懷中,自己卻硬生生接住了郭皇后的一記耳光。郭皇后未及停手,因而令仁宗頸上留下了傷痕。眼見郭皇后竟敢摑打皇帝,仁宗龍顏大怒,對這位敬而遠之的皇后,連最後一點夫妻情份也消失無蹤。他召來了都知閻文應,打算商量廢后一事,閻文應指仁宗頸上傷痕已可作為皇后悍妒的證據。後來仁宗請來了宰相呂夷簡,呂夷簡從前曾因郭皇后故而被罷相,對皇后自是恨之入骨,如今仁宗打算廢后,自是如願以償,於是他以廢后一事歷代皆有為由,支持仁宗廢后。

只是朝中對廢后一事亦有不少阻力──時為中丞的孔道輔、諫官御史范仲淹和段少連等十多人便進言諫曰:「皇后郭氏並無重大過失,不能無過廢后。」可是怒髮衝冠的仁宗不理會,更貶斥反對廢后的諸大臣。最後,仁宗下詔廢郭氏皇后號,令其為淨妃,賜名「玉京沖妙仙師」,號清悟,謫居長樂宮。景祐元年﹝公元一零三四年﹞又令郭氏遷居瑤華宮,號金庭教主、沖靜元師。

郭皇后雖被廢,當日引導廢后一事的尚美人卻也沒有因此而晉封,反之,尚氏被謫居洞真宮,另一受寵的楊美人亦被廢居別宅。仁宗的連串舉動,自是為了昭告天下,廢后一事非為了寵姬報復,而是由於皇后失德所致。

後來過了一段日子,仁宗忽然想起郭氏這位元配,對廢后一事竟有些心存愧念,於是派人至瑤華宮慰問,又賞賜樂府予郭氏。郭氏久居別宮,見皇上遣使而至,悲喜交集,於是親自和答樂府篇章,辭藻甚是悽苦。當時仁宗思念尤深,曾密詔郭氏歸後宮,只是郭氏堅持,若皇帝意欲召見她,必要百官見證重新冊立方成。仁宗可是左右為難了,因為這時候他已另立曹氏為后,若再冊郭氏,豈非二后並立?正當他為此苦惱之時,郭氏竟抱恙在身,仁宗於是命閻文應攜御醫為郭氏診治。這閻文應恐怕若郭氏復立,追究當日廢后之事,自己身為廢后主使者定必首當其衝。於是暗地堜馧═騜祗馱U毒,不到幾天郭氏便仙逝了。

仁宗對早逝的郭氏念念不忘,於是復冊其為皇后,郭氏若泉下有知,亦應了無遺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