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香詞」之禍

大遼百年內出了兩位既才藝冠絕亦漂亮動人的皇后,可是她們不約而同地未得善終;先是前述的聖宗皇后菩薩哥,後有道宗耶律洪基的皇后蕭觀音。

說起來蕭觀音算是令菩薩哥陷入絕境的興宗生母蕭耨斤的本家女子──蕭觀音之父蕭惠是耨斤之弟,曾任樞密使。蕭觀音不僅以美貌獲寵,還善於詩詞創作、談論政事等等,精於琵琶的她為音樂自賦歌詞更是一絕。所以在耶律洪基仍為太子的重熙年間便冊觀音為妃,並於即位後封為正宮皇后。

蕭觀音為道宗誕下一子,取名耶律濬。耶律濬聰明好學,尤精騎射,六歲時被立為梁王。七歲那年耶律濬隨父出獵,遇十鹿而射中其九,道宗大喜,於是宣示天下立梁王為皇太子,後來更兼北南樞密院事。

有此賢妻賢子,大遼天下可說是無後顧之憂了。只是意想不到,後來弄得妻兒身亡、一手拆散幸福家庭的,卻竟又是道宗本人。

故事要先從蕭觀音誕下兒子說起:那時候命婦們都入朝賀皇后產子,其中皇太叔耶律重元的妻子蕭氏打扮妖冶艷麗,蕭皇后一向作風端正,於是對蕭氏予以訓誡:「你身為皇家婦女,何必作如此裝扮呢?」蕭氏對皇后的訓斥自是憤憤不平,於是慫恿一直存心謀反的丈夫起兵叛亂。當然,重元的計劃未成,叛亂平息了,重元的家人不是被殺,便是被沒入宮中為奴;其中一位便是重元的家奴、善彈琵琶的單登,她最終獲派往愛好音樂的皇后蕭觀音宮中。皇后宮中高手如雲,其中只有伶官趙惟一的演奏能令蕭觀音滿意。當時蕭觀音屢遭道宗冷落,心媮`不是味兒,便以歌寄情,寫了十首題為《回心院》的詞,讓趙惟一等人彈唱。

拂象床,憑夢借高唐。敲壞半邊知妾臥,恰當天處少輝光。拂象床,待君王。
剔銀燈,須知一樣明。偏是君來生彩暈,對妾故作青熒熒。剔銀燈,待君行。
展瑤席,花笑三韓碧。笑妾新鋪玉一床,從來婦歡不終夕。展瑤席,待君息。
張鳴箏,恰恰語嬌鶯。一從彈作房中曲,常和窗前風雨聲。張鳴箏,待君聽。
掃深殿,閉久金鋪暗。遊絲絡網塵作堆,積歲青苔厚階面。掃深殿,待君宴。
換香枕,一半無雲錦。為是秋來展轉多,更有雙雙淚痕滲。換香枕,待君寢。
裝繡帳,金鉤未敢上。解卻四角夜光珠,不教照見愁模樣。裝繡帳,待君貺。
鋪翠被,羞殺鴛鴦對。猶憶當時叫合歡,而今獨覆相思塊。鋪翠被,待君睡。
疊錦茵,重重空自陳。只願身當白玉體,不願伊當薄命人。疊錦茵,待君臨。
爇熏爐,能將孤悶蘇。若道妾身多穢賤,自沾禦香香徹膚。爇熏爐,待君娛。

與精通音律的趙惟一相比,單登雖有才幹,卻萬萬比不上。又因蕭觀音曾以其叛臣家奴身份而不讓她表演於道宗跟前,於是暗地心生怨恨。

當時正值奸臣耶律乙辛當道之時,乙辛雖掌軍權,可說是權傾天下,卻又怕道宗百年後明智聰慧的太子濬登基後會對他不利,因而謀弒太子。他深知太子為正宮皇后所生,又見寵於道宗,要對付羽翼已豐的皇太子並不容易,便打算從皇后蕭觀音處下手。他聯絡單登與其妹夫、教坊藝人朱頂鶴,教唆他們誣告皇后與趙惟一私通。單登為了增加皇后私通一事可信性,向道宗呈上了兩首詩詞:包括由皇后親筆所書的淫詞「十香詞」──這是單登當日偽稱為南國皇后所作,以「南朝作、北朝書」為由騙得蕭觀音手抄本而來的;還有一首藉漢宮美人趙飛燕事跡而作的《懷古》詩:「宮中只數趙家妝,敗雨殘雲誤漢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窺飛燕入昭陽。」以詩中暗嵌「趙」、「惟」、「一」三字作為皇后與趙惟一通姦的證據。

糊塗的道宗不辨是非,竟讓當時為樞密使的耶律乙辛拘查皇后,自是證據確鑿,皇后明知全屬陷害,可是此時的道宗已非當年對自己愛護有加的君王了。最後,趙惟一被判全族誅殺,皇后蕭氏則賜自盡,死後遺體歸還其家。

蕭觀音之子、時為皇太子的耶律濬雖未被皇后私通一案波及,可是,亦離死期不遠矣。耶律乙辛派人假扮謀害皇帝,宣稱要為皇后報仇,並擁太子登基。這時不分青紅皂白的道宗下令審問太子,而乙辛及其黨羽便把早就擬好的謀逆罪名加諸太子身上。最終,道宗親自下旨將廢太子囚於上京。大康三年﹝公元一零七七年﹞耶律濬被乙辛的手下暗殺,終年二十歲。

多年後,道宗終於獲悉皇后、太子蒙冤,只好以天子禮改葬耶律濬,謚為「昭懷太子」。然後,道宗病逝,耶律濬的長子延禧繼位,追封生父為大孝順聖皇帝,廟號順宗,祖母蕭觀音則為宣懿皇后,與道宗合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