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后賢妃

唐太宗李世民後宮中有兩位賢德的女子,她們雖輔佐太宗,卻無逾越禮制之舉,某程度上可以說是對貞觀之治起了一定的作用。

第一位是太宗的皇后長孫氏。長孫氏之父長孫晟早死,長孫氏自幼跟隨母親高氏及親兄長孫無忌投靠隋朝官居治禮郎的舅舅高士廉。長孫氏十三歲時,與唐國公李淵次子李世民成婚。長孫氏雖年幼,卻甚懂禮節,夫婦間亦相敬如賓。後來隋亡,李淵建國號唐,世民亦因而獲封秦王。

可是這時候身處宮廷的長孫氏卻不大好受──由於秦王李世民戰績彪炳,已被立為太子的李建成擔心其功高蓋主,加上四弟齊王李元吉亦有謀位之心,為了對付最大的對手,太子與元吉聯手打擊李世民。長孫氏身為秦王妃,為了不讓別人有可乘之機,既要小心謹慎不能出錯,又要盡心侍奉眾人,使世民在宮廷鬥爭中無後顧之憂。武德九年﹝公元六二五年﹞,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除掉了皇太子建成與齊王元吉,不久高祖李淵退居太上皇,世民即位,是為唐太宗,長孫氏獲冊為皇后。

長孫氏位居後宮之首,既厚待妃嬪,把她們所生子女視如己出,又持家有道,進退有禮。每當後宮有人無意中得罪太宗時,長孫皇后表面上裝作感同身受,暗地堳o留下當事人問明原委,待太宗息怒後才再作裁決,不致太宗因一時之氣而錯怪好人。長孫氏的女兒長樂公主出嫁,太宗許以嫁妝竟超越高祖女永嘉長公主,這時諫官魏徵認為不妥,便上奏阻止。太宗心中萬分不願,可魏徵的說話卻又不無道理,只好按例將長樂公主的嫁妝減至永嘉長公主的一半。太宗深怕長孫皇后會因此而不悅,可是當長孫皇后得知原委後,卻對魏徵的直諫十分欣賞,更為太宗得此賢臣而感到高興。

長孫氏之兄長孫無忌與太宗相識已久,無忌甚至是玄武門一役的功臣,可是長孫氏熟悉歷史,深知外戚用事的壞處,一直不同意太宗為長孫無忌封官,太宗曾不顧長孫皇后的請求加封無忌為右僕射,長孫皇后卻找來了兄長,訴說她的苦衷,無忌於是堅決拒絕太宗授官,太宗見長孫氏兄妹心意已決,亦只好作罷。

可是由於長孫氏多年來疾病纏身,年僅三十六歲便去世了;臨終前,她耳語囑咐太宗不必厚葬,又請太宗萬萬不能加封其母家子侄。她死後,追謚為文德順聖皇后。

差不多就在長孫皇后離世前後的這幾年,一位名叫徐惠的女子進宮了。

徐氏之父徐孝德,曾為散騎常侍。徐氏四歲即能背誦《論語》、《毛詩》,八歲已能寫得一手好文章,其父曾讓她試以《楚辭》風格仿作一篇,用字甚華麗,因此徐孝德深知女兒才幹而特意予以栽培。才女的名氣一直傳至宮中,太宗因而召徐惠進宮,封為才人。

由於太宗後宮美人如雲,徐惠進宮初年並不受太宗青睞,徐惠想到自己身處深宮,憶起當年謫居長門宮陳皇后的遭遇,於是寫下一首《長門怨》:「舊愛柏梁臺,新寵昭陽殿。守分辭芳輦,含情泣團扇。一朝歌舞榮,夙昔詩書賤。頹恩誠已矣,覆水難重薦。」太宗因而更愛她的才學,後徐惠升遷婕妤,再晉封至九嬪之一的充容。

徐氏不僅擅寫詩文,更關心國事。她每每進諫太宗,要以天下民生為重,減賦免戰,更不應貪圖享樂,沉迷物質追求。她曾寫下洋洋千字的疏文勸諫太宗,太宗對她甚為欣賞,亦因此提拔其父徐孝德為水部員外郎。

太宗於貞觀二十三年﹝公元六四八年﹞駕崩,享年五十二歲。徐惠自太宗死後,鬱鬱寡歡,不久抑郁成病,她卻不願接受診治,只希望追隨太宗而去,結果兩年後徐氏撒手人寰,年僅二十四歲。繼位的高宗李治感念徐氏對太宗一朝的貢獻,因而追封徐氏為賢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