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開元二十五年(公元七三七年)十二月,一直深受唐玄宗寵幸的武惠妃,享年四十歲。愛妃的病逝,使玄宗感到異常哀痛,隨侍的宦官高力士看在眼堙A知道皇帝需要的是一個像武惠妃般的妻子,於是他悄悄向皇帝推荐了貌似惠妃的壽王妃楊玉環。

楊玉環是蒲州永樂人,生於蜀地,小時便父母雙亡,由任職河南府士曹的叔父楊玄珪收養。在楊玄珪位於洛陽的府第中,楊玉環受到良好的教育,尤其在舞蹈方面有極高造詣。而她的美貌亦於洛陽城廣為人知,因此在玄宗女兒咸宜公主的婚禮上,楊玉環獲邀在婚禮上伴隨公主。公主同母弟壽王李瑁看見美麗的楊玉環,自是一見鍾情。於是他通過母親武惠妃向玄宗請示,結果於開元二十三年(公元七三五年)十二月,冊楊玉環為壽王妃。婚後壽王與玉環情投意合,倒過得輕鬆寫意。

可是自高力士對玄宗提及楊玉環後,歷史卻自此改寫。玄宗在駕幸驪山華清宮的同時,派出使者遠赴壽王府,命壽王妃楊玉環隨侍華清宮。壽王對父親的意思最明白不過,他對玉環情深義重,可是父皇的命令卻又萬萬違背不得,唯一的出路,便是奉聖旨之命讓玉環赴驪山。結果夫婦二人只好從此訣別。

當楊玉環抵達華清宮時,她並非先見皇帝,卻是隨宮中侍女到溫泉池沐浴。沐浴過後,由高力士引領往見玄宗。終於,二十二歲的楊玉環,由壽王妃搖身一變而為當今天子、五十六歲的玄宗的嬪妃之一。

可是玄宗卻不禁顧慮著,如何能名正言順立原為兒媳婦的楊玉環為妻而不為天下人竊竊私語?結果他想到了一個好辦法──第二年正月,楊玉環以個人名義上書,自願請為女道士,為玄宗已故母親竇太后祈福。玄宗因而封玉環為「太真」,入居宮中的「太真宮」。

玉環自入居宮中後,彷彿忘了從前在壽王府無憂無慮的生活;她愈來愈習慣宮中的生活,也愈見依恃皇帝的愛寵。她見玄宗稱另一位妃子梅妃作「愛妃」,對自己卻每每稱作不倫不類的「太真」,因而頗感不滿,玄宗為了討好她,便改稱她為「娘子」,楊玉環這才笑逐顏開。

楊玉環雖然深受寵愛,可是她在宮中的身份卻一直是太真宮的女道士,直至天寶四年﹝公元七四五年﹞玄宗為壽王李瑁再擇左尉勛二府右郎將韋昭訓的女兒為妃後,才冊玉環為貴妃。同時,她的親族亦一一受封。已故父親楊玄琰追贈濟陽太守,封齊國公;亡母李氏則為隴西郡夫人。叔父玄珪為光祿卿銀青光祿大夫,兄長銛為殿中少監,堂兄錡則與玄宗女太華公主成婚,為駙馬都尉;連貴妃的三位姊姊亦獲夫人封號,大姊為韓國夫人,二姊為虢國夫人,三姊則為秦國夫人。楊氏一門自此貴盛,榮寵一時無兩。

可是接連兩次貴妃被逐出皇宮,卻教楊家眾人憂心如焚。第一次是在天寶五年(公元七四六年),玄宗領貴妃等一行人巡幸曲江,在酒宴期間,玄宗與貴妃二姊虢國夫人私下幽會,卻為易妒的貴妃得知,貴妃盛怒之下憤而獨自回宮,連皇帝令其隨侍左右的詔書亦置之不理。結果,玄宗回宮後便令貴妃出居楊銛府第。楊氏眾人眼見貴妃遭斥,都憂心忡忡,皆因全族之榮華富貴只繫於貴妃一人,若貴妃被貶斥,楊家便地位不保。於是眾人建議貴妃向玄宗賠罪,但貴妃憤而拒絕。

宮中的玄宗一直等待貴妃認錯,可是倔強的貴妃拒絕低頭。最終還是玄宗沉不住氣,五天後便派高力士到楊府迎回貴妃。貴妃由是發現,皇帝早已不能離開她,而自她回宮後,眷遇日隆,楊府眾人又因此而獲得許多賞賜。

可是第二年貴妃又再一次被逐,原因是貴妃喜愛寧王成器的玉笛,於是向寧王商借一用,可是這卻於禮不合。結果玄宗看見玉笛便勃然大怒,下詔命貴妃出宮。

但事實再一次證明玄宗不能離開貴妃,貴妃被貶後四天,玄宗派內侍送膳食至楊府。貴妃把一縷秀髮剪下,托內侍呈予玄宗,並囑咐轉告說:「臣妾所有東西都是陛下賞賜的,只有秀髮是自身的,如今只能以一縷秀髮答謝陛下。」內侍回宮不久,高力士便親自到來迎貴妃回宮。

楊氏外戚的勢力隨著貴妃愈見得寵而坐大了。有一年元宵節,楊府眾人浩浩蕩蕩上街去,卻與玄宗女兒廣平公主夫婦狹路相逢。雙方各不相讓,楊府隨從更持鞭打傷公主和駙馬。公主於是回宮向父皇哭訴,玄宗雖下令處死楊府隨從,卻同時把駙馬程昌裔免職。由此可見,玄宗對楊氏眾人可說是厚愛有加。

在楊氏外戚中,其中的靈魂人物、權勢最盛的可說是楊釗了。楊釗是貴妃從兄,因貴妃的關係由地方小官吏一躍而成為劍南節度使,玄宗更為他賜名國忠。他與當時權相李林甫各懷鬼胎,瞞著玄宗為非作歹。李林甫眼見楊氏勢力擴張,深恐自己地位不保,有意排擠楊國忠,於是上奏劍南地區叛亂,認為楊國忠理應出征平亂云云。楊國忠得悉李林甫詭計,因而請求貴妃勸玄宗收回成命。結果,楊國忠出征不到一月便再次回朝。而一年後,李林甫病故,楊國忠更是權傾朝野了。

只是,還有一個對權勢虎視眈眈的人──身兼平盧、范陽、河東三地節度使的安祿山。

安祿山是胡人,曾在前范陽節度使張守珪手下立過戰爭,玄宗很賞識他,讓他步步升遷,最後獲得軍中如此崇高的地位,可算是胡人之中難得一見的。他身型肥胖,表面看來挺戇直的。有一次他入朝覲見玄宗時,便討好說願意認美麗的貴妃為母,玄宗自是高興的答應了。可是,他的臣服只是表相而已,實際上他早已在自己權力範圍招兵買馬,發展自己的勢力了。在京城長安耽於逸樂的玄宗與貴妃自是被蒙在鼓堙C

楊國忠不是不知道安祿山的野心,他也不止一次求貴妃請玄宗給予安祿山爵位但同時剝削他的軍權,實行明升暗降。可是,貴妃覺得像安祿山這樣臣服於她的將領實在難得,不認為他會謀反。這代表只要有貴妃的保護,安祿山是絕對安全的了。

天寶十四年﹝公元七五五年﹞十一月,安祿山於范陽起兵,進兵神速,不久便佔領洛陽,準備直搗京師。手足無措的玄宗下令老將哥舒翰守潼關,哥舒翰以守為攻,數次擊敗安祿山的軍隊。長安的大臣被一時的勝利充昏了頭腦,於是上書玄宗命哥舒翰收復洛陽。

哥舒翰深知兩軍形勢,認為還未是時候收復洛陽,可是有佞臣進讒指若哥舒翰倒轉揮軍長安,那唐朝勢將不保,於是玄宗不理哥舒翰的勸告,命令其出征。哥舒翰只好領二十萬大軍出征洛陽。潼關外,哥舒翰力戰安祿山,最終戰敗,全軍覆沒,哥舒翰被擄,潼關失守。

哥舒翰戰敗的消息傳至長安,玄宗極度恐慌,便連夜帶著貴妃、太子、其他皇族和眾大臣西逃蜀地。當時,大隊人馬正在馬嵬驛小憩,殿後的龍武將軍陳玄禮等人認為貴妃與國忠等人弄權才導致國家大亂,所以發動兵變,刺殺了隨軍而行的楊國忠與其兒子及韓國夫人等人。然後,大軍包圍了驛館,請玄宗賜死貴妃,以釋眾怒,大軍才願意繼續護駕西行。

玄宗當然不願貴妃身死,他向陳玄禮等人說認為貴妃身在深宮,根本不曉得楊國忠等人所犯下的罪。可是,大軍不為所動,認為不殺貴妃不足以謝天下。

最終,玄宗讓貴妃自縊於驛館佛堂前的梨樹下。一代佳人,就此身死馬嵬坡,終年三十八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