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慧卻薄命的李夫人

李延年是漢武帝劉徹身邊的一名樂人,不僅相貌堂堂,還能歌善舞,因而得到漢武帝的寵信。有一次李延年為武帝表演,見武帝心情頗佳,於是他高歌了一曲: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旋律優美的曲子與李延年曼妙的舞步令武帝讚歎不已,可是,這傾國傾城的佳人能往哪里找呢?恐怕只能於夢中相見了……武帝不禁流露失望的神色。坐在武帝身旁的平陽公主把這一些都看在眼堣F,她不忙提醒武帝:

「佳人不難找到,李延年的妹妹便正好是這種傾國傾城的絕色佳人了。」

武帝心中一動,便讓人召那位李姬進宮一見。李延年並沒說錯,李姬果然是位北方的絕代美人,而且亦有一身好舞藝,讓堂堂大漢天子一見鍾情。於是李姬被留在宮中,封為夫人,不久更產下兒子、後封昌邑王的劉髆。

可是,李姬卻是個薄命美人,入宮只短短幾年,卻不幸染病在身,更已病入膏肓。武帝聽後難過不已,特地到寢宮看望李夫人。但是,李夫人雖身患重病,卻仍然十分清醒。她一直以被單掩面,不願面見武帝,只隔著被單託付自己的兄弟和兒子。話畢,更請求武帝離開。

武帝要求只想再見李夫人一面,可是李夫人以自己儀容沒作修飾為由,毫不留情的拒絕武帝。武帝又提議李夫人若答應與他見面,便立刻封她的兄長為高官。即使武帝作出這樣的讓步,李夫人卻仍堅持己見。武帝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武帝離開後,李夫人身邊的隨侍不禁問:

「夫人為甚麼不肯讓皇上再見上一面呢?皇上如此厚愛,夫人何以這樣絕情?」

躲於被單中的李夫人早已淒然淚下:

「我不是不想再見皇上,而是為了好好託付我的兄弟與兒子啊!我自知出身微賤,只是因美貌而獲寵;若讓皇上看見我這早已不再美麗的容貌,色衰而愛弛,恐怕他不會再關照我的兄弟與兒子了。」

結果,李夫人死後,武帝一直對她念念不忘,除追冊為皇后外,還把李夫人的兩位兄長封官──李廣利為貳師將軍,李延年則授協律都尉。不僅如此,武帝更召來一個人稱少翁的方士,讓他在宮中設壇招魂,好能與李夫人再見一面。在搖晃燭影中,隱約的身影翩然而至,卻又徐徐遠去。

武帝癡癡的看著那個彷如李夫人的身影,淒然寫下了詩句:

是邪?非邪?立而望之,偏何姍姍其來遲。

後來,武帝又為李夫人寫下傳世的《李夫人賦》,以寄託思憶追念之情:

美連娟以修嫮兮,命剿絕而不長。
飾新官以廷佇兮,泯不歸兮故鄉。
慘鬱鬱其芝穢兮,處隱幽而懷傷。
釋輿馬於山椒兮,奄修夜之不陽。
秋氣潛以淒淚兮,桂枝花而銷亡。
神煢煢以遙思兮,精浮游而出疆。
托沉陰以壙久兮,惜藩華之未央。
念窮極之不還兮,惟幼眇之相羊。
函菱芵以俟風兮,芳雜襲以彌章。
的容與以猗靡兮,縹飄姚虖愈莊。
燕淫衍而撫楹兮,連流視而娥揚。
既激感而心逐兮,包紅顏而弗明。
歡接狎以離別兮,霄寤夢之茫茫。
忽遷化而不返兮,魄放逸以飛揚。
何靈魂之紛紛兮,衣裴回以躊躇。
勢路日以以遠兮,遂荒忽而辭去。
超兮西征,屑兮不見。
寢淫敞克,寂兮無音。
思若流波,恆兮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