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嬌

現代人總把「金屋藏嬌」定義為在外藏匿情婦。可是事實上「金屋藏嬌」這故事的主人翁,卻是個名媒正娶的夫人,她便是漢武帝的陳皇后。

陳皇后阿嬌,堂邑侯陳午之女,母為漢景帝之姊館陶長公主劉嫖。陳皇后年幼時,景帝在位,已立栗姬子劉榮為皇太子。館陶長公主本想把阿嬌嫁予皇太子為妃,以保日後榮華富貴,豈料栗姬卻因長公主曾送美人予景帝而懷恨在心,又以為兒子劉榮當了皇太子,自己勢必被立為皇后,便不把長公主放在眼內,一口拒絕了長公主的要求。

當時景帝宮中有一王姬,生子名劉徹,被封為膠東王。長公主見栗姬那兒求婚不成,便轉而打劉徹的主意。一次長公主把小劉徹放在膝上,問道:

「徹兒,給你娶個媳婦兒好嗎?」

小劉徹點點頭。

長公主又把阿嬌喚來,然後問劉徹:「把阿嬌給你作媳婦兒好嗎?」

「好。」劉徹笑著回答說,「如果得到阿嬌作媳婦,我一定會建一間金屋讓她居住。」

這句話逗得長公主十分高興,王姬看在眼堙A也同意了這門婚事。自此長公主不斷在景帝面前稱讚王姬的賢淑與劉徹的聰慧,卻有意無意地詆譭栗姬和太子劉榮。

景帝六年,景帝廢掉了薄皇后,又因長公主的讒言廢掉了栗姬所生劉榮的皇太子之位,改封臨江王。同年,立王姬為后,以王姬子劉徹為皇太子。後來太子娶陳阿嬌為妃,婚後恩愛非常。

景帝於四十八歲病逝,太子劉徹即位,是為漢武帝。阿嬌此時亦被立為皇后,實在是嬌貴無比。可惜的是,阿嬌自嫁予武帝這麼多年來,一直沒能懷孕。館陶長公主十分著急,千方百計尋名醫要讓阿嬌懷上武帝的孩子,卻是無濟於事,致使武帝逐漸疏遠陳皇后。

此時,武帝的新寵衛子夫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劉據。這位衛子夫原是平陽公主家的歌女,入宮後連生三個女兒。這次生子,令衛子夫在宮中的地位獲得空前的鞏固。武帝到衛子夫處留宿的時間多了,讓陳皇后獨守空房的時候也相對地增加。陳皇后又怨又氣,怪責那衛子夫奪去了君王的愛寵,卻又對武帝移情別戀束手無策。思前想後,陳皇后竟想到求助巫蠱。

她找來了巫女楚服,又根據楚服提供的方法做了幾個小布人,代表衛子夫和其他幾個得寵的嬪妃,然後日夜以針刺小布人以詛咒她們。只是這事卻瞞不過其他宮人,有陳皇后宮中的侍女向武帝密報皇后行巫蠱一事,武帝得悉後大怒,立刻處死了巫女楚服,牽連三百餘人。而對罪魁陳皇后,武帝一點也不念舊情,把皇后廢黜,出居長門宮。

阿嬌遭逢此禍,由昔日嬌貴的皇后貶作廢居長門的宮人,感到異常落寞。但她並不甘於終老冷宮,她想起武帝曾對司馬相如的賦讚不絕口,於是以百金請司馬相如寫下一賦,以圖打動武帝回心轉意。這便是著名的《長門賦》,其文如下:

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遙以自虞。魂踰跌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獨居。言我朝往而暮來兮,飲食樂而忘人。心慊移而不省故兮,交得意而相親。伊予志之漫愚兮,懷真愨之懽心。願賜問而自進兮,得尚君之玉音。奉虛言而望誠兮,期城南之離宮。修薄具而自設兮,君曾不肯乎幸臨。

廓獨潛而專精兮,天飄飄而疾風。登蘭臺而遙望兮,神怳怳而外淫。浮雲鬱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晝陰。雷殷殷而響起兮,聲象君之車音。飄風迴而赴閏兮,舉帷幄之襜襜。桂樹交而相紛兮,芳酷烈之誾誾。孔雀集而相存兮,玄猿嘯而長吟。翡翠脅翼而來萃兮,鸞鳳翔而北南。

心憑噫而不舒兮,邪氣壯而攻中。下蘭臺而周覽兮,步從容於深宮。正殿塊以造天兮,鬱並起而穹崇。間徙倚於東廂兮,觀夫靡靡而無窮。擠玉戶以撼金鋪兮,聲噌吰而似鐘音。刻木蘭以為榱兮,飾文杏以為梁。羅丰茸之游樹兮,離樓梧而相撐。施瑰木之欂櫨兮,委參差以糠梁。時彷彿以物類兮,象積石之將將。五色炫以相曜兮,爛燿燿而成光。緻錯石之瓴甓兮,象毒瑁之文章。張羅綺之幔帷兮,垂楚組之連綱。

撫柱媚以從容兮,覽曲臺之央央。白鶴噭以哀號兮,孤雌跱於枯楊。日黃昏而望絕兮,悵獨託於空堂。懸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於洞房。援雅琴以變調兮,奏愁思之不可長。案流徵以卻轉兮,聲幼妙而復揚。貫歷覽其中操兮,意慷慨而自卬。

左右悲而垂淚兮,涕流離而從橫。舒息悒而增欷兮,蹝履起而彷徨。揄長袂以自翳兮,數昔日之愆殃。無面目之可顯兮,遂頹思而就床。摶芬若以為枕兮,席荃蘭而茞香。忽寑寐而夢想兮,魄若君之在旁。惕寤覺而無見兮,魂迋迋若有亡。眾雞鳴而愁予兮,起視月之精光。觀眾星之行列兮,畢昴出於東方。望中庭之藹藹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曼曼其若歲兮,懷鬱鬱其不可再更。澹偃蹇而待曙兮,荒亭亭而復明。妾人竊自悲兮,究年歲而不敢忘。

可惜的是,武帝在看過司馬相如的《長門賦》後,雖稱讚此賦為上乘之作,卻從沒想到把阿嬌復位。於是顧影自憐的陳皇后只能在淒清的冷宮中了此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