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尚黃老的竇太后

漢惠帝劉盈在位時,當政的呂太后下令把宮中未得御幸的宮女分予各地諸侯王,每王得五人。當時後宮中有一位姓竇的宮女,由於思鄉情切,於是請求負責分配宮女的宦官,好使她獲遣至離家較近的趙國。可是那宦官並沒把小宮女放在心上,轉頭便忘了竇氏的請求,結果當竇氏準備起程時,才發現自己已獲配至偏遠的代國,事已至此,竇氏即使哭鬧亦無補於事了,只好與其餘四位女子前往代國了。

竇氏剛到代國,便旋即獲得代王劉恆的寵愛。她先為代王誕下女兒劉嫖,後來出生的兩名兒子則分別命名為劉啟和劉武。竇氏身份雖只是侍妾,生活亦算愜意,本以為就此終老於代國,可是就在此時竇氏竟遇上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機。

代王劉恆本是高祖劉邦的第八子,生母薄姬一直不得寵。在專政多年的呂太后死後,諸呂伏誅,皇位亦因此而懸空了。當時的大臣宗室們都不願意呂氏之禍重演,於是打算選擇母家仁厚的皇子為帝。薄氏為人和善,其母家一向淡薄名利,因此代王劉恆獲擁戴即位,是為漢文帝,當時代王元配早已離世,其所生四子亦在文帝即位後不久病逝。結果,竇氏被立為皇后,居長的劉啟則成了皇太子,次子劉武為梁王,女兒劉嫖則為館陶公主。竇氏由一籍籍無聞的宮女一躍而為六宮之主,可謂一代傳奇了。

這時候,竇氏只剩下一兄一弟在世,弟弟竇少君在竇氏進宮後不久便因家貧而被賣作奴隸,那年他只有五歲多。如今竇氏已一步登天貴為皇后,有天大臣上書,明言已訪尋到竇少君。文帝於是召見了自稱竇少君的男子,他不僅說出不少兒時往事,更清楚道出竇氏進宮前特意為弟弟洗澡燒飯後才離去一事,這時隨同文帝而來的竇氏眼淚奪眶而出,與失散多年的弟弟終究是相認了,文帝於是厚賞了竇少君與先來的竇長君。

文帝即位後,先後寵幸尹、慎二夫人。竇氏皇后位置未受威脅,也只是因為她早已誕育皇子而已,可與在代王府中的專寵已不能同日而語。公元前一五七年,文帝病逝,太子劉啟即位為漢景帝,竇氏因而進封皇太后。

竇氏偏愛次子梁王劉武是世人皆知的事,有一年劉武入朝,景帝特意備下盛宴款待親弟,在酒席間景帝喝醉了,一時高興,便說他日自己去世,便把大漢江山留給梁王。竇太后自是滿心歡喜,豈料一位名叫竇嬰的竇氏子侄卻直言漢家天下本是父死子繼,傳位予梁王一事實是萬萬不可。事實上景帝亦無此意,為防梁王對皇位覬覦,在酒宴後不久景帝便下令立栗姬所生皇子劉榮為皇太子了。可是竇嬰此舉卻得罪了姑母竇氏,結果不到幾天竇太后便下令除去竇嬰的國戚身份,幾年後因吳楚七國之亂重新起用竇嬰才再獲官銜。

後來景帝不滿栗姬,進而廢掉皇太子。竇氏便乘機請立劉武為太子,可是又有大臣爰盎的阻撓諫止。梁王劉武老羞成怒,派人刺殺爰盎,暗殺不成梁王的狼子野心卻被揭露了。景帝大怒,下令嚴懲,最後因竇太后與館陶長公主求情才作罷。

梁王大難不死,於是準備進京拜謝景帝不罪之恩。可是使臣等待多時,卻不見梁王蹤影。愛子心切的竇太后以為景帝借機派人暗殺梁王,哭鬧了一番,指摘景帝謀殺親弟,最後因梁王終於到達而作罷。後來梁王先於景帝病死,竇氏不吃不喝,抗議景帝苛待梁王,最終景帝下旨增加梁王五子的食邑才令竇氏感到滿意。

後來景帝病死,王皇后所生太子劉徹即位,是為漢武帝,竇氏此時已歷四朝,升格為太皇太后了。

武帝年少有為,一心想幹一番大事業。他深知沿用多年的黃老之術、無為而治那一套治國方針已經不合時宜,認為儒學適合當代需要,於是命鑽研儒術多年的竇嬰為丞相,太后王氏的同母弟田蚡為太尉,趙綰為御史大夫,王臧為郎中令。武帝又打算在長安辦學,以培育更弘治國人才。一連串獨專儒術的政策令尊崇黃老多年的竇太后大怒,逼令趙、王二人自裁,竇嬰、田蚡因是皇親國戚,只被免除職務。

但竇太后年事已高,幾年後便因病去世了。武帝此時已非當日毛頭小子,他決意重用儒家學者,結果造就了一代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