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面目以見漢家」

自漢成帝劉騺即位後,其母王政君所屬的王氏家族便因此而一步登天。皇太后王政君的父親王禁有八子四女,除次子王曼早死外,其餘全因此而獲得高官厚祿。

王曼雖早死,他的兒子王莽卻非泛泛之輩。他處事謹慎,進退有道,節儉的作風更與其他王氏子弟大相逕庭。同時他亦小心侍奉那些早已因王皇后的關係而發黃騰達的叔伯,藉此讓他們留下深刻印象。因此,在皇太后的異母弟、大司馬驃騎將軍王根病重時,便向太后推薦王莽出任大司馬一職。可惜因成帝駕崩,新興的外戚傅氏和丁氏家族處處排擠在朝中的王氏子弟,任大司馬不久的王莽首當其衝,迫不得已辭官還鄉。

後來哀帝在位六年而亡,王氏家族重新掌政,王莽獲恢復大司馬一職。他上任後第一項職務,便是迎立中山王劉興之子劉衎,是為漢平帝。

王莽自復官後,致力奪權,他處處擺出一副忠心為國的臉孔,使朝中大臣對他心悅誠服。可是他仍感不滿足,希望藉與平帝親上加親以獲得更大的權力。

於是他向太皇太后提議為平帝選后,又指出前兩代皇帝因選后不慎以致缺乏子嗣,所以必須謹慎選擇。太皇太后因而設立了一個專門機構,列出所有準皇后的合適人選。

可是問題來了,許多王氏家族的女子也在應選之列,而且亦有不少條件優秀的少女加入競爭,王莽雖位高權重,卻實在沒把握讓自己的女兒選上。所以他以退為進,奏明太皇太后說,由於自己無德無能,女兒又不大出眾,欲退出競選皇后。太皇太后想想這女兒算是自己的外孫女,也就爽快同意王莽的要求。

王莽的支持者便適時出現了,在朝中不斷議論,認為安漢公王莽得高望重,只有他的女兒才是皇后的合適人選。王莽不發一言,只隔岸觀火,太皇太后迫於無奈,只好讓王莽的女兒重新入選。但是王莽的一眾支持者卻仍不肯罷休,要求取消采選,直接立王莽之女為后。結果,在一眾輿論壓力之下,王政君擬定立王莽女為皇后。王莽雖心堸矽部A嘴上卻仍是一貫不同意的口吻。

元始四年(公元四年)二月,十三歲的王氏被立為皇后。王莽自成了國丈後,開始加速謀朝篡位的步伐。先於第二年以酒毒死平帝,立兩歲的劉嬰為皇帝,自稱「假皇帝」。然後,廢劉嬰自立為帝,建國號新,原為漢家皇太后的王氏降格成了新朝皇帝的女兒。

王氏親見父親篡漢自立,卻無能為力,只能作無聲抗議。新朝的慶祝活動她一概稱病不出,以表達自己對漢朝的忠心。王莽擔心女兒心懷漢家會成為叛亂份子的工具,因此封其為「黃皇室主」──即新朝的公主,從此不再是漢朝的太后,又多次游說王氏改嫁。但王氏忠貞不二,對王莽安排上門的求婚者從不客氣,甚至曾鞭打來者,致使包括王莽在內亦無人再敢動王氏半分。

新朝地皇三年(公元二十三年),國內烽煙四起,綠林軍、赤眉軍等勢如破竹。同年九月,綠林軍攻入長安,官員們都四散逃竄。一直深居簡出的王氏眼見火光熊熊的宮殿,自己雖忠於漢室,卻又無奈地身為篡漢自立的王莽之女,天下已無她容身之所。所以她只說了「何面目以見漢家」,便自焚而死,終年三十三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