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然不同的宣帝二后

自漢武帝巫蠱之禍後,皇太子劉據全家被殺,只有太子之孫、仍在襁褓中的皇曾孫劉病已逃過一劫,被囚禁於掖庭。掖庭令張賀曾於太子府上當家吏,因此對皇曾孫悉心照顧。

轉眼間皇曾孫已到了適婚年齡,張賀便準備為他籌辦婚事。他本想把作右將軍的弟弟張安世的女兒許配予劉病已,卻遭張安世斷然拒絕──他認為皇曾孫身為原太子之後,雖能逃過巫蠱之禍,卻只是平民一個,今生絕不可能飛黃騰達,把女兒嫁給他恐怕沒甚麼前途可言。

於是張賀轉向暴室嗇夫許廣漢提親。

許廣漢原是武帝的侍衛,因錯拿別人的馬鞍,以扈從皇上而盜被判死刑。武帝聽說此事後改判宮刑,命許廣漢任職宦者丞。可是昭帝在位時,國丈上官安連同燕王劉旦、鄂邑長公主等人謀反,許廣漢被派遣至上官安府中搜查,因找不到用以對付異見者的千條繩索,卻為其他人全數查獲,因此被判三年徒刑。事後被遣至暴室服役。

許廣漢有女兒名許平君,十四歲時曾許配給歐侯氏為兒媳,未過門丈夫便病死了。聽見張賀為皇曾孫提親,想到自己的落魄,恐怕也不能讓女兒指配甚麼好人家了,因此一口答應。

可是許廣漢的妻子卻不同意:「我曾為女兒卜卦,說女兒將會大富大貴。皇曾孫是叛逆之後,若把女兒嫁予他,我們還能有甚麼指望嗎?」

但許廣漢仍執意讓皇曾孫與平君成婚。婚後一年平君產下兒子,取名劉奭。

就在此時,年僅二十一歲的昭帝駕崩了,由昌邑王劉賀繼位。劉賀荒淫無道,不理朝政,於是大將軍霍光奏請皇太后上官氏下詔廢劉賀,另立皇曾孫劉病已為帝,劉賀在位只有二十七天。

劉病已即位,更名劉詢,是為漢宣帝。宣帝即位後不忘舊情以元配許平君為婕妤,準備立為皇后,卻被群臣阻撓,認為嗇夫之女不配母儀天下,反而大將軍霍光仍待字閨中的小女兒成君比較適合。宣帝於是下令派人尋訪從前在民間曾使用過的劍,藉以表明念舊情之意,非平君不立。群臣只好按宣帝的意思請立許平君為后。

許平君出身寒微,如今雖得享富貴,仍持節儉謙和之心,因而得到眾嬪妃及大臣的喜愛。

對於許后之立,只有霍光夫人極為不滿。她本以為小女兒容貌出罛,且家世顯赫,皇后之位志在必得。如今竟被一出身寒門的許平君奪得后位,自是深深不忿,終日想辦法對付許皇后。

剛巧,許皇后懷孕卻又病倒了,女醫淳于衍奉召為皇后診治。淳于衍的丈夫想妻子為皇后治病之餘,順道向大將軍霍光求一份差使,於是淳于衍便自行到霍府求見霍夫人。

霍夫人心生一計,於是屏退左右與淳于衍密談。

「我可以為你丈夫求個差使,可是我也有事想求你幫忙。」

淳于衍當然是連連答應了:「夫人有甚麼事儘管說吧!沒有甚麼事是不行的。」

「好。大將軍一向最疼愛幼女成君,想讓她享盡榮華富貴,這可是要靠你幫忙了。」

「我可以幫上甚麼忙?」

「你如今即將進宮為皇后治病,但是你也知道婦人分娩可是九死一生之事。我想你趁機毒害皇后。一旦皇后逝世,這皇后的位置,小女自是唾手可得。事成以後,我定必與你共享富貴。」

淳于衍不禁大驚:「皇后的藥不只一人獨配,而且煎藥後還要親嘗才能讓皇后服用,我哪有機會下手呢?」

「這事要看你了。大將軍乃當朝重臣,誰敢有膽子亂說話?就算出事了也有大將軍維護……只怕是你不想幹吧!」

淳于衍進退不得,只好唯唯諾諾答應了。她攜帶了一種名叫生附子的有毒植物進宮,趁眾人不注意時把生附子混和在皇后的藥中,讓皇后服用。不一會,皇后感到渾身灼熱,懷疑剛剛服的藥有毒,於是問道:「我服了這藥後感到更不對勁,是這藥有問題嗎?」

「應該沒事的。」淳于衍應和著。

後來,皇后毒發身亡,淳于衍立刻出宮去見霍夫人,霍夫人恐怕她的到訪會令人懷疑皇后的死與她們有關,便立刻打發淳于衍離開,又答應日後會好好重賞她。

只是,大臣們對於皇后死因不明心感疑惑,認為與眾御醫有所關連,於是下付緝捕所有曾為皇后診治的御醫。霍夫人深恐事情敗露,只好如實告訴霍光。霍光感到非常驚訝,只好面奏宣帝,要求釋放淳于衍。宣帝自知即位不久,不敢與這位位高權重的大將軍起衝突,於是下詔不予追究。

不久,霍成君進宮,宣帝被迫立她為皇后。

霍成君系出名門,當皇后後每每要求有隆重的排場。眾人看在眼堙A雖不滿霍皇后的種種,卻因不願得罪霍光而不敢作聲。

地節二年(公元前六十八年),大將軍霍光病逝。第二年宣帝立許皇后所生長子劉奭為皇太子。霍夫人大怒,準備重施故技,讓霍皇后毒殺太子,可是人們開始懷疑霍氏與許后之死有關,因而處處提防,每每皇后召太子赴宴,侍從總會先嘗菜餚,令皇后無從入手。

而宣帝亦開始著手報復。他用明升暗降的手段,剝奪霍家人的兵權,把部份霍家人調配邊疆,同時重用許氏外戚及已故宣帝祖母、即原太子妃史良娣的家人。

霍夫人見形勢不對,只好把當年毒殺許后一事對家人和盤托出。霍氏眾人商議後,選擇鋌而走險,準備發動政變,擁霍光的兒子霍禹為帝。可是,謀反一事被揭發了,宣帝下詔緝捕霍氏眾人,霍夫人與霍禹被判死刑,其他霍氏子弟紛紛畏罪自殺,因霍氏謀反而被誅連的有數千戶之多。

皇后霍成君亦因謀害許后與太子而被廢,幽禁於上林苑的昭台宮,十二年後自殺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