驪姬亂政

卻說晉獻公姬佹諸,早在當世子時已與庶母齊姜私通,生一子寄養於申氏,取名申生。另外獻公又娶犬戎主之姪女狐姬,生一子重耳,一妃乃小戎允姓之女,生夷吾。

及至獻公即位,無所出的正妃賈姬早已病亡,於是獻公立齊姜為夫人,申生雖年少於重耳、夷吾,卻為嫡夫人所出,因而被立為世子。申生、重耳、夷吾三公子雖為異母兄弟,卻友愛非常。後來齊姜不幸病亡,嫡夫人一位自此空懸。

獻公十五年,晉師興兵伐驪戎,驪戎主出降,並獻二女予獻公。此二女長得十分貌美,獻公欣然悅納並加以寵愛。較年長的名曰驪姬,生子取名奚齊,年少的名叫少姬,生子則取名卓子。這兩名絕色美人,尤其是驪姬,致力以各種手段把晉獻公迷得暈頭轉向,以致獻公興起立驪姬為夫人之意,於是求於龜卜。

但是龜卜的結果卻是不宜立驪姬為夫人,獻公一心寵愛驪姬,不信龜卜之言,於是又求助於筮卜。這次結果是立驪姬為吉。大臣們卻爭論起來,認為自開天闢地以來,先有象後有數,龜卜為象,筮卜為數,因此應該聽從龜卜之言不立驪姬。可惜獻公一意孤行,決定擇日告廟,立驪姬為夫人,少姬為次妃。

驪姬自從被立為夫人,便起了奪嫡之心,想慫恿獻公廢掉申生,立奚齊為世子。獻公之愛驪姬,亦欲以奚齊代申生。只是三位公子年長,且賢而無罪,驪姬奪嫡之心若為人所知,反使三公子提高警覺而多加提防,便表現出一副不欲爭位的樣子,令獻公等人信服;暗地堳o與優施、嬖幸大夫梁五和東關五等人密謀廢長立幼。

一日,梁五與東關五一起拜見獻公,梁五先進言:

「曲沃乃我國先封之地,列祖宗廟皆設在那兒。而蒲、屈兩地鄰近戎狄,是邊疆的要塞。這三處地方,必須以宗室可信之人守之。若曲沃無人,則人民對國君無敬畏之心;邊疆無守,則戎狄會伺機進侵。如能以世子申生守曲沃,公子重耳與夷吾分守蒲、屈,便是萬全之策了。」

獻公懷疑世子出守曲沃,而重耳、夷吾分守於蒲、屈這些荒野地區是否可行。

這時東關五立刻進曰:

「世子是國家儲貳,曲沃則是我國陪都,世子正是守曲沃的最佳人選。而且所謂蠻荒之地,只要築起城來便是都邑了。有此二都,既可保護故土,亦可開拓邊疆,晉自此必能壯大了。」

於是獻公決定令世子申生守曲沃,重耳守蒲,夷吾守屈。其他公子亦已被派守他處,遠離國都。只留奚齊、卓子二人。驪姬自能為所欲為,於是展開一連串奪嫡計劃。

先是唆擺獻公命令申生以保衛國土為名伐皋落氏,藉此使借刀殺人計,以皋落氏殺申生。豈料申生大敗皋落氏,並向獻公報捷。驪姬又欲以申生伐虢,卻又為里克代行。驪姬見此二計不成,於是再苦思新的對付方法。

驪姬以世子守曲沃多年致久未相聚為由,請獻公召回世子。世子申生應獻公之召回來,先拜見獻公,一聚多年父子情,及後再拜見驪姬,此時驪姬早已預備酒菜以歡迎世子,談笑甚歡。可是宴會後驪姬卻對獻公哭訴,說世子於宴席間欲行無禮之事,自己幾近受辱云云。獻公半信半疑之際,驪姬又提議獻公明日暗地跟蹤她與世子遊園以證其實。

及至第二天,驪姬預先把蜜糖塗在秀髮上,然後赴會。正當遊園時,附近的昆蟲都飛來了,圍繞在驪姬身邊。驪姬於是向世子請求為其驅趕這些蜜蜂蝴蝶。

世子不虞有詐,便禮貌地為驪姬驅走昆蟲,可是在遠處匿藏的獻公看到的卻是世子正把驪姬抱了個滿懷,並加以調戲。心中憤怒,欲把申生除之而後快,驪姬卻可憐兮兮般懇求:

「妾召見了世子而令世子招致殺身之禍,是妾殺了世子。而且這些宮廷亂事,外人並不知情,還是忍耐算了。」

結果獻公把申生遣回曲沃,並尋求除掉申生的理由。

不過幾天,驪姬與優施商議,優施提議以驪姬之名,寫信告訴申生,談及昨夜夢見其母齊姜饑餓的樣子,囑咐申生要為齊姜設祭。申生依照其言,並根據禮法送了一份胙給獻公,內堨]含了酒和肉。這時獻公未歸,驪姬便立刻把毒藥放到在那些酒和肉堙C

後來獻公回宮,驪姬談到了那份胙,獻公本想取來便吃,可是驪姬又叮囑說那是外來之物,還是先試試是否有含毒。於是把酒灑在地上,豈料地上衝起了一道火光;又把肉給狗吃,不一會那頭狗便倒臥地上死了。驪姬佯裝不相信,又喚來小近侍一嚐,小近侍被迫吃了一點肉,不久又七孔流血而死。驪姬故作哭倒在地:

「世子真狠毒啊!連自己的父親也欲殺掉,何況他人呢?想當初國君欲廢掉他,妾不肯答應;及後在園中調戲我,國君想殺掉他,我又加以勸阻。如今他卻幾乎毒害國君,妾真是罪該萬死!」

獻公扶起了驪姬,便立刻派東關五為將,梁五為副,到曲沃殺掉申生。

此時一些國家忠臣知道世子乃被誣陷,於是派人飛奔至曲沃通風報信,囑申生逃亡。可是忠直的申生知道若逃亡他國,會背負上弒父的罪名,他國亦不敢貿然收留。若然辯解,必會揭露了獻公的過失,這並不是身為兒子應做的事。最好的辦法還是一死以謝罪。於是申生自縊而死。東關五等人到達曲沃後,又殺了欲為世子辯護的太傅杜原款,以絕後患。

梁五和東關五二人又提醒驪姬,如今世子申生雖死,與世子情同手足的重耳、夷吾仍在,不能不除之而後快。於是驪姬又報告獻公說:「重耳、夷吾二人,為世子之同謀,他們終日練兵,為的正是殺妾弒君以奪天下,國君不可不察。」

話未完,便接到二公子的消息,原來重耳與夷吾二人本欲覲見獻公,卻得知申生遭逢變故之事,感到事有蹊蹺,於是連夜趕回駐地。獻公深信二人必與申生同謀,下令追殺二人,重耳、夷吾二人無可奈何,只好立刻逃亡。

至此三公子一死二逃,餘下諸公子亦因被獻公懷疑而遭逐出國都。驪姬終於掃清了奪嫡的障礙,在晉獻公二十六年,驪姬之子奚齊被立為世子。不到數天,獻公病亡,十一歲的奚齊繼位。

這時一些晉國的忠義之士,準備乘此難得之機會,謀求廢奚齊而迎二公子重耳、夷吾回國。於是藉奚齊拜祭獻公之時,一刀刺死了他,時正值優施在旁,亦同時被殺。驪姬對於自己唯一的兒子被刺殺感到非常傷心,但為了繼續掌權執政,故又立了少姬之子卓子為君。

可是大部分朝臣皆不滿驪姬與其黨羽專政,及後又計殺了東關五和梁五。驪姬見大勢己去,於是從後園的橋上投水而死。